璀璨人生[综] 80、念能力(3)

小说:璀璨人生[综] 作者:非摩安 更新时间:2019-11-07 10:19:44 源网站:要看书
  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
  来自巴托奇亚共和国的杀手世家揍敌客, 长久以来把控着杀手界的头把交椅。

  之前那一手群攻念技,真是好精彩啊, 而且能请得动这两位一起出任务, 看来委托人肯定大出血了。

  林蒙微微欠了欠身,笑吟吟道:“揍敌客两代家主来对付我一个, 真是让我感到无比的荣幸。”

  背着手的上代家主桀诺·揍敌客目光如炬:“小姑娘年纪轻轻,就已经是一星猎人,让我们也不得不慎重对待啊。”揍敌客家族不做无准备的任务,不说他们家族对于当今所有念能力者都有记录,就是威克斯家族成员们之前雇佣杀手去暗杀人家的记录, 他们在接任务前都有所了解。还有,本来揍敌客是不想出这次任务的,可即便是他们, 也不愿意和那么多戒尼过不去。

  揍敌客当代家主席巴·揍敌客安静地站在老父亲身后。

  忽然间,三人同时动了起来。

  林蒙瞬息之间,就抽出了她的手杖剑,面对桀诺·揍敌客和席巴·揍敌客的夹击, 她并没有选择防守,她的剑术本来就是从独孤九剑中来, 向来奉行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原则。

  在此之前, 林蒙的发箍如融化的金子般,延到了她的耳后,空气中弥漫着的各种信息,都将通过弥漫在空气中微小的念制信息处理器, 进行梳理和分析,然后传回到她这儿来。在这一领域中,任何颤动她都能感受到,将她原本就敏锐的洞察力,提升到了相当高的层次。不过通常情况下,林蒙是不会用到这一念技的,毕竟太费脑力了,只是这次的对手非同一般,她不得不慎重。

  三人都是一流念能力者,哪怕是看起来交手了数招,可时间只过去那么几秒。

  在三人再度落地,继续对峙前,林蒙就着席巴·揍敌客瞬息之间露出的破绽,剑光刺破他的防御,让他根本没来得及反应,就割伤了他的手臂。

  可正常情况下,哪怕是强化系,林蒙这一剑哪怕不斩断对方的手臂,也至少会留下深深的印痕,但席巴·揍敌客的手臂只是被划了浅浅的一道子,连筋脉都没有伤到。

  林蒙不禁赞叹道:“真是不得了的身体强度呢。”

  桀诺·揍敌客知道他们家的人都有什么样千锤百炼的身体,再加上什么样的反应速度,因而也由衷地赞叹了句:“好精妙的武技。”同样还是个脑力派,可真是不好对付的目标啊。

  桀诺·揍敌客和席巴·揍敌客交换了个眼神,决定了一主一辅的作战方针。桀诺·揍敌客考虑到她那令人惊叹的近身作战能力,略一沉吟就选择了拉开距离,他手上的气瞬间高涨起来,接着化作了龙形。

  林蒙没等到龙攻过来,就先一步飞身上前,在半空中遭遇了受桀诺·揍敌客控制的念龙。席巴·揍敌客则在旁边伺机而动,力图在关键时刻,给予目标人物关键一击。

  林蒙心神空灵,她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场一对二中。念气和剑气合二为一,在她和剑合二为一时,从她身体中挥洒而出,如闪电般的气凌厉浑厚,纵横交错着,仿若天罗地网般,要将不断突袭过来的念龙罩住,随着时间流逝,还不断地收缩着,这时候林蒙就是猎人,而桀诺·揍敌客俨然成了猎物。

  ‘被当成了猎物啊。’桀诺·揍敌客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越发觉得这次任务亏大了,不过现在不是想亏不亏的问题。他深沉地盯着盛气凌人的目标人物,小姑娘从头到现在,都没有防守过一次,每一招都带着压迫人的攻势,还有比起远攻,更喜欢近攻,这从她不断压迫两人之间的距离,就可以看得出来。看来,得试一试她的防御力了。

  桀诺·揍敌客骤然放弃了他这一念技龙头戏画-牙突,大吼着:“被小看了啊!”

  就自己主动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,改为近攻,加上席巴·揍敌客还在旁边虎视眈眈,林蒙不得不调整了下攻击的节奏,这时候桀诺·揍敌客露出个破绽。

  林蒙:‘好机会!’

  桀诺·揍敌客在林蒙朝他卖的破绽上攻来时,亦不禁心呼:‘好机会!’

  为此,桀诺·揍敌客不惜任由林蒙刺向他的左肩膀,拼着这条胳膊不要,他也要牵制住她。“就是现在!”

  桀诺·揍敌客大喊着,一直伺机而动的席巴·揍敌客搓出了两个念球,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,朝他们俩扔了过去。

  他这两个念球,堪比一个导弹。

  轰隆隆地直响不说,还以林蒙和桀诺·揍敌客为中心炸出了一个深坑,震波让周围好几里的人,还以为是地震了。

  等到一切平静下来。

  中心坑中率先传出一个女声:“痛痛痛。”肋骨断了两根,她为什么要想不开去硬接这一招啊。

  桀诺·揍敌客左手臂的情况还算乐观,并没有被齐根砍断。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从中心坑中跳到了地上,发出雷霆一击的席巴·揍敌客正保持着双手交叉于胸前的防御姿态,看地上的痕迹,他至少倒退了几十米,才彻底防御住攻击他的一击。饶是如此,那一击打穿了他的掌心,穿过他附在胸膛上的“坚”(念四大行中‘缠’和‘练’的高等应用技,使用比平常更多的气来包裹身体,强化自身防御力),并深入了一寸有余。这一击显然是冲着他的心脏去的,而且时机就在林蒙被桀诺·揍敌客牵制住,席巴·揍敌客放大招后那注意力高度集中在他投掷结果时,是林蒙声东击西发出的一剑。

  这一剑没有了之前招数的繁复多变,它甚至没有任何变化,看起来还平平无奇,可这一招中才是蕴含了林蒙这么多年来在武道上的领悟,它尽蕴精华,以席巴·揍敌客的反应能力,他只能硬接这一招,就结果来看,他存活了下来。

  这样的结果,已经很乐观了。

  桀诺·揍敌客还在戒备着,同时在思量着接下来是否要撤退,毕竟揍敌客家训之一,‘比任务更重要的,是保证存活’:“席巴,你怎么样?”

  席巴·揍敌客做着紧急止血,气息没多少有紊乱道:“我没问题,老爸。”

  林蒙从坑中走出来,她多少也有几分狼狈,身上的西装外套早就破烂地不能穿了,露出了里面的白衬衫和小马甲,裤腿还少了半截,腿上还有处浅浅的划伤,这会儿已经在念能力的作用下开始愈合了。对一流念能力者来说,断胳膊断腿都只是小菜一碟,不说是有特殊治疗念技的念能力者,几乎能够做到起死回生,就是单凭念能力者本身,只要赶紧把胳膊腿的接回去,没出几天,就能够重新活蹦乱跳,这修复能力不是说说的。

  林蒙刚才那一击,换其他人肯定死得不能再死了,哪怕是稍微比席巴·揍敌客弱一点的,也肯定被击中了心脏,而不是像他这样还能站着。

  想到这儿,林蒙用不知道惋惜还是赞叹的语气道:“好顽强啊。”

  桀诺·揍敌客和席巴·揍敌客才想说她棘手呢。

  双胞胎兄弟这会儿跑了过来,他们稍微挂了点彩,不过负责对付他们的揍敌客家执事就那么好运了。弟弟路易朝林蒙晃了晃手中的大部头手机:“老大,老大,奥勒尔的电话。”奥勒尔是林蒙团队中的后勤人员之一,平时负责情报收集和分析。

  这会儿才是1988年,别说是智能机,就是最先进的手机都还没有开发能够上网的功能呢。还有就是这个世界的科技树有点特别,高效快速且造价相对低廉的飞机没有,取而代之的,是低速度高造价的飞艇。科技发展速度相对林蒙所知道的世界较慢,这其实和本世界教育费用昂贵有一定的关系。

  这个世界受过高端教育的人,占比比林蒙最开始认为的还要小,且通常他们都有殷实的家境,否则光是高昂的学费,都让很多人望而却步。这也就进一步导致了阶级固化严重,但和其他世界不同的是,这个世界有念能力。理论上,任何人都能成为念能力者,可念这个概念又是封闭的,这就导致实际上的念能力者寥寥无几。就猎人协会旗下有执照的猎人,总数不超过七百人。

  话说回来,林蒙看向揍敌客家的杀手们:“你们不介意我接一下吧?”

  桀诺·揍敌客背着手道:“请。”

  林蒙接过了手机:“嗯,我还好。尼古拉斯·威克斯?嗯,是他。”林蒙提到这个名字时,还偏过头去看了桀诺·揍敌客和席巴·揍敌客一眼,才回过头去对通话那头的奥勒尔说了“确定”。

  奥勒尔又说了什么,林蒙扬了扬眉:“四十亿戒尼啊。”

  双胞胎兄弟立刻凑了过去,“什么什么?老大你才值四十亿戒尼吗?”

  “那不是半个贪婪岛的价钱吗,这还是已售出贪婪岛的平均价格。”

  “金那家伙赢了,彻底赢了。”

  “我们输了,彻底输了。”

  他们俩呼天抢地起来,林蒙嫌弃地给了他们一人一个眼刀。双胞胎兄弟立刻识时务蹲到了旁边,不再耍宝,而是改为玩起了打弹珠游戏。

  奥勒尔又说起了奄奄一息的彼德罗·威克斯,林蒙不到一秒就做出了决定:“他要见我最后一面?那他可就见不到自己最小的弟弟最后一面了。”尼古拉斯·威克斯是彼德罗·威克斯同母弟弟,比他要小二十岁,在威克斯集团中分量不轻。也正是尼古拉斯·威克斯请动了揍敌客家的杀手,要将林蒙扼杀在见到彼德罗·威克斯前。此外,尼古拉斯·威克斯最近也在股市上搅动了不少风云,在之前就进入了林蒙的眼帘,不过考虑到现在的情况,不仅仅是她不想再和揍敌客两败俱伤下去,还有尼古拉斯·威克斯手中的股票份额,林蒙也想要尽数收到她这边来,她需要绝对控股,而不是还要被其他股东左右。

  奥勒尔:“收到。”

  林蒙结束了通话,把手机抛还给双胞胎兄弟。

  桀诺·揍敌客开口道:“既然委托人不在了,那我们就没必要再打下去了。小姑娘真是厉害啊,这次我们真是亏大了。”

  “正和我意。”她也很累的,好不好。在和桀诺·揍敌客一对一时,她还得时刻留意着席巴·揍敌客,光是计算量就不是一般得大啊,而且肋骨还断了两根,要养好还是蛮麻烦的。不过林蒙也不是没有收获,她可是切身感受到了桀诺·揍敌客和席巴·揍敌客的气和打击技。

  林蒙说完还松了口气。

  桀诺·揍敌客眯了眯眼睛,他是有留力,同样的,她也没有尽全力。她才十六岁吧?真是了不得呢。

  在确定了委托人死亡的消息后,桀诺·揍敌客和席巴·揍敌客就撤退了,席巴·揍敌客的伤还需要专业人士做进一步的处理,另外“战场”会有揍敌客家的执事们负责打扫,避免留下任何会泄漏揍敌客家主人信息的东西。

  林蒙这边,她先前坐的车是不能再开了。路易嘻嘻哈哈地摸出个弹珠,里面正是一辆新汽车。哥哥马里奥把手举得老高,说他来负责开车。

  林蒙点了点头。

  数不清的微小信息处理器,早就被林蒙回收了,她的发箍也变回了原样。在车上时,林蒙还喝了一瓶散发着微微蓝色的药水。这是她团队中的医生制作的,像肋骨断了这样的伤,喝一瓶片刻就能恢复如初,副作用就是无法消除伤势恢复的痛感,不仅如此,还会在恢复的那片刻内,一起跟着爆发出来。

  饶是林蒙,脸也不禁扭曲了起来,那**的滋味让她想起了“蜕皮”。

  路易后知后觉地喊叫起来:“你竟然受伤了?”

  林蒙:“废话。”

  对方可是揍敌客家两代家主,且席巴·揍敌客还正值盛年,桀诺·揍敌客更是老当益壮,她要是毫发无伤那才有鬼呢。这会儿那**的滋味,终于退去了,林蒙舒了口气,具现化出了一个手札,最新的一页中将今天这场对战记得清清楚楚,各人的形象都栩栩如生。

  路易吹了声口哨。

  他哥哥马里奥正在哇咔咔笑着,彻底进入了狂野开车模式,没空和他一唱一和。

  林蒙把手札阖上,它会自动进行分析的,然后心想她干嘛同意让马里奥开车,这根本就是对耳朵的严重折磨。

  ·

  林蒙有见了彼德罗·威克斯最后一面,听他说了句:“你长得像她,我对不起她。”

  这儿的“她”,是说彼德罗·威克斯的元配,她在生下林蒙这辈子亲生父亲没多久,就因病去世了。当然,这是对外的说法,实际上,威克斯夫人是因为丈夫的花心风流,抑郁而终的。

  彼德罗·威克斯临死前的忏悔,又有什么用呢。

  不过他最新立下的遗嘱中,却是将他名下的所有威克斯集团的股份,都留给林蒙这个孙女继承——哪怕原本不是,林蒙既然要对威克斯集团下手,那她也会让它是的。

  众人虽然心中有所准备,可当他们真听到律师这么念时,顿时为之哗然。

  “这不公平!”

  “凭什么让她一个外来者继承?”

  “我——”

  这个人刚说了“我”字,就没有了下文。

  别以为林蒙只杀了杀手,就不会追究谁雇佣了他们,说到底雇佣杀手的人,才是罪恶的源头。而哪怕林蒙当着众人的面,就地处决那几个雇佣者,她都不会被判有罪。就像之前她在公共场合杀了几个杀手也一样,她只需要把她的猎人执照亮出来,警察会无条件地放她走——职业猎人福利其中一条,杀人不用负责。

  不过林蒙一般不会无理由杀人,她又不能从中获得什么快感。当然了,现在这几个雇佣者,是先招惹到她头上的,现在竟然还在这儿叫嚣。林蒙并不耐烦去和他们多斡旋,说句实在话,他们并不够格。

  林蒙恶意的念在偌大的书房中张牙舞爪着,威克斯家族成员们都是普通人,只要稍稍那么一点念压,都让他们感觉到不适,更不用说现在了,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,哆哆嗦嗦地挤在一起。

  林蒙微微一笑:“我想让你们知道的是,我是个讲理的人。”

  众人:“…………”

  只有双胞胎兄弟很自然地点头,他们俩还绝对是真心实意这么认为的。毕竟吧,就他们活动的圈子,多得是奇葩,时常讲理的人不多。

  “我想我们会相处愉快的。”林蒙自己说着,自己还点了点头。在她看来,只要不来攻讦她,而且还有一技之长,林蒙一点都不吝啬将对方安排到合适的岗位,让他尽情地发挥自己的特长,还有就是林蒙也不会多在意资历与出身,她这样的,怎么着都是个更好的老板吧,尤其是和专横独断的彼德罗·威克斯相比。

  众人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林蒙见状,后知后觉般收回了张牙舞爪的恶念,还补充了句:“日后你们会知道的。”

  不管众人心中在怎么想,反正这一刻他们都收起了之前的嚣张和敌视等情绪,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,还得挤出笑来,展现友好的态度。彼德罗·威克斯的次子,做了几十年长子的乔吉奥·威克斯首先开了口:“既然这是父亲的遗志,那我们自然是不会反对的。”他心中在自我安慰:‘一个小女孩而已,空有超能力,没有管理才能也是白搭。’

  他日后会知道,他这个想法是有多浅薄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他们现在因为更关心彼德罗·威克斯的财产分配,好多人都没注意到尼古拉斯·威克斯竟然缺席了。他们更不知道尼古拉斯·威克斯的遗产,如今也在被拆分中。除了尼古拉斯·威克斯所拥有的股份,林蒙还从他那儿得到了贪婪岛的游戏机——尼古拉斯·威克斯会拍下贪婪岛,主要是和另一个富豪竞争,不想让对方如愿。他身边倒是有念能力者,是他的保镖队长,只是贪婪岛的游戏机买回来后,就只能到保险柜中吃灰,并没有派上用场。

  现在林蒙得到了这台游戏机,然后就转手给了双胞胎兄弟。

  他们俩如获至宝,迫不及待地招呼其他伙伴来玩,可惜他们问了一圈,其他人或是忙得要命,或是没兴趣,再说林蒙,她第一次做梅瑞迪斯时,她那会儿就是靠全息游戏发家致富的,且她自己也去过现实中的贪婪岛,所以也兴趣缺缺。以至于到头来,只有双胞胎兄弟结伴去玩了——一台游戏机有六个接口,可供六个人玩。

  林蒙看着他们俩被传送走,忽然想起来那个在猎人协会通缉名单上的杀手尸体,还在路易的弹珠中,她耸了耸肩,在给猎人协会的通知电话中点明了这点,而那边表示有解决通缉犯的事实就行。

  正通话间,电话被转接到了会长办公室。

  尼特罗会长哦呵呵的笑声先传了出来:“小梅瑞蛮能干的嘛,揍敌客家那小子可吃了个闷亏。”这儿的揍敌客,说得是桀诺·揍敌客。尼特罗可是上世纪末出生的,眼下有一百多岁了。

  林蒙一点都不奇怪他这么快就收到消息,她用十分诚挚的语气道:“他们怎么会是吃亏?我想我有帮助席巴·揍敌客先生发现了他行动间的微小破绽,这对他们来说已经值得了,更不用说这次还让他们懂得日后接任务要更加谨慎——他们有托会长您表达对我的感谢吗,如果有的话,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。”

  尼特罗会长:“……小梅瑞难道不该向我抱怨,猎人协会和我这个会长对揍敌客家震慑力不够吗。”

  林蒙小小“啧”了一声:“别说得好像我如果出事了,您会为我讨回来一样。”

  尼特罗会长理所当然道:“小梅瑞要是出事了,那只能说明你实力不济。”

  林蒙也跟着点头:“是这样没错。”

  尼特罗会长笑呵呵道:“但我对你很有信心哦,要知道你可是我预定好的十二支成员,还有金那家伙。”

  “我有一个集团要打理,没空陪您玩过家家的游戏。”林蒙一眼就看穿了尼特罗会长组织十二支的用意,她毫不留情地拒绝了。

  尼特罗会长抱怨道:“小梅瑞从前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林蒙的呼吸和心跳没有任何变动,她只是翻了个白眼:“那是因为从前我能有所收获,可上次是谁说‘啊呀呀,小梅瑞自己领悟去吧’的?没有好处的事情,我干嘛要做。”

  尼特罗会长捋了下胡子:“你可以收获乐趣啊。”

  林蒙不以为然:“我深表怀疑。”毕竟猎人协会中有趣的人不多,能让尼特罗会长选到十二支中来的人,肯定都是对他敬仰有加的,然后任由他捏扁搓圆的,这哪里会有趣了。

  尼特罗会长神秘兮兮道:“我有发现个好玩的小家伙哦。”

  “哦?”林蒙好奇起来,能让尼特罗会长这么评价的,肯定不是一般人。可尼特罗会长没有透露太多,只说对方叫帕里斯通·希尔,嘴甜会来事。

  林蒙从尼特罗会长的角度出发,推测了下他标准下的‘会来事’,瞬间明白了这个帕里斯通·希尔是个搅事精,不搞事不舒服星人。对此,她只能说尼特罗会长开心就好。

  结束了和尼特罗会长的通话后,林蒙沉思了会儿。会长现在应该是意识到自己有在调查黑暗大陆了,只是并不确定自己都调查到了什么,而且林蒙觉得他的态度多少有点不明确。

  林蒙想了想,还是决定顺其自然。目前,她还是先把威克斯集团扶上正轨吧。

  之前说过,威克斯家族的综合实力,在欧奇玛联邦能排上前十,在世界范围内,也能够排进前五十。只是眼下彼德罗·威克斯这个领头人去世,后继不足,内讧不断,想来若是没有林蒙掺和进来,威克斯集团很快就会滑下去。实际上,之前就有其他势力对没了牙齿的威克斯集团虎视眈眈了,就等着瓜分它呢。

  可以说如今威克斯集团既有内忧,也有外患。

  再有威克斯集团的规模,和林蒙第一次做梅瑞迪斯时继承的跨国公司,是无法相提并论的,那时候林蒙都能管理好,现在就更不在话下了。虽然那时候林蒙有博士学位,现在她连高中都没得上,学历创下新低啊。

  好在在猎人协会,大家不讲究这个,像金·富力士他干脆都没上过学。

  倒是普通世界,大家还是蛮看重这个的,只是当一个人实权加身时,她这个缺点就再也不是缺点了,反而会认为这是有个性的体现,这是天赋异禀的证明。这时候,你也就会发现周围人都是那么的善良和可爱,他们个个都爱你。

  就连威克斯家族原先还不服的刺头,现在大多数都已变得服帖,这部分人是生怕哪天就被发配去挖矿——之前一个雇凶杀人的成员,还真按律进了监狱,去做挖矿的苦活了——甚至无声无息地消失。再者有部分人还真觉得和新继承人相处得,比和前任家主更愉快,他们也倒戈地不是一般得快。

  而外界对于威克斯集团的继任者也很好奇,尤其是之前有各色消息流传,不过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了威克斯集团的继任者是个小姑娘,从前流落在外,但她却是个硬茬子。眼看威克斯集团大厦将倾,人家硬是给扶了回来,只是这小姑娘不爱见外人,眼看她都继承威克斯集团两个月了,都没见威克斯家召开宴会,正式将她介绍给外人。

  这日,威克斯家族终于决定大开宴会了,一时间斯塔黎加城中的许多人家收到了请柬——威斯克集团总部在欧奇玛联邦第三大城市斯塔黎加城,这座城市既不是欧奇玛联邦的首都,也不是欧奇玛联邦的金融中心,不过斯塔黎加城工业很发达,是一座重工业汇集的城市。威斯克集团算是这儿的领头者,而林蒙还蛮喜欢这座城市的。

  宴会在威克斯集团旗下的酒店举行,以女主人身份操持这场宴会的,是彼德罗·威克斯的二女儿莫妮卡·威克斯。林蒙就不必多操心这些琐事,至于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召开宴会,那是因为林蒙在忙着入手威克斯集团,还有平定内忧外患。如今大体上没了问题,林蒙才有那么点闲情逸致来交际。

  宴会进展顺利,到底大家都知道了林蒙不是个好惹的,且人家还坐稳了继任者的位子,所以大家都很和善,气氛很融洽,除了个别人。这个个别人倒不是说不和善,而是他喝了几杯酒,就被下半身支配了大脑,跑去了外面的小花园中,欲行苟合之事。

  接着尖叫声响起。

  林蒙皱了下眉,再一瞧那男人的尸体,她立刻展开了她的“圆”(‘缠’与‘练’的联合应用技,让气以自身为圆心向外扩展,通常用于侦查)。在那声女人的尖叫声响起时,林蒙就意识到了不对,她的尖叫未免太矫揉造作,根本就是在演戏,等林蒙看到那个男人的尸体,她就确定了这是一起暗杀,而雇佣杀手的人,十有八-九是假叫的女人。但林蒙并没有察觉到杀气,说明暗杀者非同一般,是个念能力者。

  林蒙得出结论后,还释放了几个她的念制微探测器,辅助她进行侦查,旋即林蒙就收到了反馈,她迅疾地追了过去。对方倒是没拼命反抗,而是在确定他无法战胜她后,就变得乖巧起来。这也是揍敌客家的家训之一,不要与强者为敌。

  林蒙扬了扬眉,打量着这个暗杀者。他看起来只有十三、四岁,穿着服务生的衣服。严格来说,是女服务生的衣服,还没有半点违和感。因为他长得秀丽,身材也纤细,他还有一双漆黑的双眼,因为虹膜也是纯黑色的,所以那双眼睛显得乌泱泱一片,加上没有什么神采,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个洋娃娃了。

  林蒙知道他是揍敌客家的杀手,看年龄应该他们家的长子。他年纪虽然不大,可显然暗杀技巧已经很不错了,直到最后都没有漏出半点杀气。

  林蒙倒说不上多生气,她只是挺好奇的,揍敌客家的杀手怎么还会跑到自己眼皮子底下犯事,还有这个小杀手有什么后招脱身。

  这么想着,林蒙闲聊般地说起:“雇主还能提额外的要求啊?比如说让目标人物身败名裂。”

  “嗯,还得是在全城人面前身败名裂。”杀手先生尽管面瘫着一张脸,可他语气倒是蛮活泼的,还多解释了一句:“没有办法呢,杀手这行业竞争是很激烈的,我们也不得不满足顾客的无理要求。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 ·双胞胎兄弟是原创人物啦,蒙妹这次的团队成员都是原创人物。

  ·这章粗不粗长??嘻嘻。本章也有随机红包掉落,咱们明天见。 幻月书院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璀璨人生[综],璀璨人生[综]最新章节,璀璨人生[综] 要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