璀璨人生[综] 65、猎鹿帽(24)

小说:璀璨人生[综] 作者:非摩安 更新时间:2019-11-07 10:19:44 源网站:要看书
  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
  “华生, 华生?”

  “啊,你醒了。”

  华生晕晕乎乎地睁开眼睛, 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, 一时还有点反应不过来:“我是怎么了?”

  林蒙尽力让自己不笑出来:“我们谈着话谈着话,你就昏了过去, 我想是最近你经历了太多磨难。”

  福尔摩斯递给了华生一杯白兰地:“显然你最近淋过雨,而且还有一个最笨手笨脚的女佣人。”

  林蒙跟着说道:“你去萨诺尔街出诊,遇到的还是一个不令人省心的病人。”

  “是这样没错!”华生愣愣地接过白兰地,思绪不知不觉地就跟着他们俩的推断走了,“的确, 星期四我步行去了乡下一趟,回家时被雨淋得一塌糊涂。可是我已经换过了衣服,真不知道福尔摩斯你是怎么推断出来的。至于玛丽·珍, 她简直是不可救药,我的妻子已经打发她走了。同样的,这件事我也看不出来你是怎么推断出来的。还有,我刚才确实是去了萨诺尔街看诊, 病人只有十岁,我在给他上药的时候, 他差点把我的药瓶打翻, 可伍德你又是怎么推断出来的呢?”

  华生看向林蒙时,神情蛮正常的。

  福尔摩斯和林蒙对视一眼,他叹了口气:“好吧。华生,看来我们得先为你解决你眼下的疑惑。”

  福尔摩斯解释了下他是怎么推断出来的, 原来是华生左脚鞋子里侧,也就是刚好被炉火照到的地方,上面有六道几乎平行的裂痕。这些裂痕是有人为了去除沾在鞋跟的泥疙瘩时,粗心大意地顺着鞋跟刮泥时造成的。显然,这就说明华生曾在恶劣天气中出去过,而裂痕正是粗心大意的女佣人造成的。

  福尔摩斯推理地是那么轻而易举,华生忍不住像从前那样赞叹起来。

  林蒙跃跃欲试道:“现在轮到我了。”

  华生这会儿已经喝了半杯白兰地,他镇静了许多,昏过去前的记忆似乎也开始回笼,因而他盯着林蒙大声喊道:“等等,等等!”

  林蒙挑眉看他。

  福尔摩斯也含笑看过来。

  华生语气虚弱道:“我昏过去前,你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?”

  林蒙坐了下来,目光灼灼地盯着可怜的医生看:“有吗?医生你是不是昏睡过去时,做了什么让你记忆深刻的梦?”

  “你先等等。”华生手忙脚乱地掏出了他的怀表,“我下车前看过手表,从我下车到现在只过去了不到十分钟,所以我不可能是昏睡了过去,我也没有做梦。”

  福尔摩斯拍手叫好:“虽然你的说法并不够严谨,但还是展示了一定的反驳力度。”

  林蒙也真心实意道:“干得不赖,华生。”

  华生:“…………所以你是怪盗罗宾汉。可是,可是——”

  林蒙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,华生,不过我倾向于先说一说我是怎么推断你去了萨诺尔街看诊的。”

  华生:“…………”

  林蒙还是见好就收了,不然华生就要恼羞成怒,拔-枪扫射了。

  接下来,林蒙有和华生解释了下怪盗罗宾汉出道的初衷,还解释了下怪盗罗宾汉是怎么人在荷兰,而高斯·伍德却在同时间出现在伦敦的,即怪盗罗宾汉的变装术,不仅能对本人使用,还可以对他人进行变装。林蒙说这个的时候,还意有所指地看了福尔摩斯一眼。

  林蒙可是牢记着西格森小姐的芳容。

  福尔摩斯白了她一眼。

  华生开始慢慢消化这一真相了,他还感慨了下这次怪盗罗宾汉在荷兰现身时,他和福尔摩斯就在荷兰,他们俩正准备返回伦敦。

  然后,华生一抬头,就又看到福尔摩斯和怪盗罗宾汉期待的眼神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林蒙和福尔摩斯对视过后,决定还是不要再刺激可怜的医生了,所以林蒙就神情自若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欣慰于华生你信了我的说辞。要知道自从苏格兰场将嫌疑指向我后,我和不少人都说过我就是怪盗罗宾汉,可没有一个人相信,他们都以为我在开玩笑。”

  华生忍不住道:“这不能怪他们吧?”

  福尔摩斯附和道:“没错,华生!伍德你本来就是要混淆视听,就不要事后埋怨他们果真上当了。”

  林蒙瞪他:“你到底站哪边啊?”

  华生也看向福尔摩斯:“所以福尔摩斯你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吗?那你为什么从来不说?还有之前伯明翰你和怪盗罗宾汉的较量,到底意义何在啊?不过我得承认,怪盗罗宾汉的出场方式实在是太令人目眩神迷了,我有被彻底震撼到!”

  林蒙就听到了最后一句:“谢谢。”

  华生不是很懂他们俩的思维方式:“但我还是不明白你们俩到底为了什么。”

  福尔摩斯点燃了一支烟,全身舒展地倚靠在扶手椅上:“如果你还记得南非之星失窃案的话,华生,我可以告诉你,这个案件完全是南非之星的拥有者自导自演的。至于他的目的,就是为了利用怪盗罗宾汉,为南非之星带来更高的社会关注度,好让南非之星卖个更高的价钱。”

  林蒙补充道:“南非之星的拥有者还利用了福尔摩斯,他蓄意挑起怪盗与侦探的高下之争。说起来,华生你的编辑,有和你建议过让你写一写怪盗罗宾汉vs大侦探歇洛克·福尔摩斯的故事吧?”当时因为怪盗罗宾汉发表了声明,一时间大众的注意力,都转移到了怪盗罗宾汉和伯明翰博览会上,和南非之星有关的新闻热度立刻降了下去。不过南非之星还是博得了一定的热度,之后的成交价,要比最开始南非之星的出价高了近三成。

  华生点点头:“没错。可现在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态度,去看待怪盗罗宾汉和伍德你了啊。这太奇怪了,怪盗罗宾汉一直就在我身边,而我现在还是第二个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。”

  福尔摩斯不住地摇头:“我亲爱的朋友,你为什么会认为你是第二个?”

  “让我数一数,知道我真实身份的都有谁。”林蒙掰着手指道:“福尔摩斯,贺斯特子爵,杰夫·格兰特,莫里亚蒂教授,一名贵妇,第欧根尼俱乐部的创始人,我的传记作者,我的手下若干名。啊,华生,你能排到第十五名。”

  华生:“……第欧根尼俱乐部的创始人?是说迈克罗夫特·福尔摩斯先生吗?”之前因为一个案子,华生第一次知道福尔摩斯有个哥哥,他还跟着福尔摩斯去第欧根尼俱乐部见了迈克罗夫特·福尔摩斯。

  林蒙看向福尔摩斯:“我们见过几面。”

  福尔摩斯道:“我不意外。”

  华生就不说他们俩这种“我见过你哥哥,我认为没必要告诉你”,“你是没有必要,我能推测地出来”的相处之道了,他的关注点偏到了另一个人名上:“再等等,莫里亚蒂教授知道?!”

  “是的。”林蒙继续坦白道:“因为怪盗罗宾汉阻碍了莫里亚蒂教授,所以他有深入调查了怪盗罗宾汉,他在最后关头几乎可以确定了。只是当时他紧追着福尔摩斯,没有亲自来对付我。”

  福尔摩斯忽然抛出一个名字:“萝丝·纪伯伦。”

  林蒙:“嗯。”

  福尔摩斯不客气道:“你从没有提及过她被莫里亚蒂教授蛊惑,对你下杀手的事。”

  林蒙回击道:“难道你就和我说过莫里亚蒂教授三番两次置你于死地的事情了?”

  华生连忙插话进来:“等等,那是谁?”

  林蒙尽量言简意赅地回答道:“我之前将她哥哥送上了绞刑架,莫里亚蒂教授利用她对罪魁祸首的仇恨,挑拨她来对我下手。之后我没有对她提起控告,所以报纸并没有做过相关报道。”

  福尔摩斯弹弹烟灰,对林蒙的说话不以为然。

  华生则义愤填膺道:“我想肯定是她哥哥犯了罪,才会受到他应有的惩罚。那么将他绳之于法的你,又怎么会是罪魁祸首呢,你分明是伸张正义的使者!纪伯伦小姐未免也太糊涂,也太不讲理了点。”

  华生一腔热诚,全然忘记了就在不久前,林蒙还在捉弄他。

  林蒙:“……”

  林蒙不免有点过意不去,她往后靠了靠。

  福尔摩斯绝对看了出来,他略微浮夸地说道:“我不能更赞成华生的说法了。在纪伯伦一案中,伍德你伸张了正义,为伦敦除去了一大祸害,让伦敦的空气得以清新,就是我也敬佩你在此案中表现的英勇无畏。”

  林蒙:“…………你确实得羡慕我的英勇,毕竟我这个直捣罪犯大本营的先锋人员都毫发无伤,偏偏带着增援人员赶来的你受了伤。”

  福尔摩斯:“……”

  华生连忙做起了和事佬:“我能问问到底是什么案件吗?还让福尔摩斯受了伤。我记得福尔摩斯上次受伤,是——啊,我想起来了,‘简·多伊’第一次出现的时候!原来那个案件,伍德你也参与了吗?可我记得你也挺惊讶福尔摩斯有多伊小姐这么个女性朋友的。难道当时你们错开了吗?”

  福尔摩斯:“……”

  林蒙:“……”

  林蒙只是觉得华生再次完美错过了真相,她看了看钟表道:“这个案件很复杂,一时半会儿我和你讲不清楚。为什么我们不另外选个时间呢。再者病人家用以赔礼的蛋糕,华生你还是尽快和华生太太一起享受才好——我刚才扶你的时候,不仅从你身上发现了硝酸银遇光照射留下的深棕色斑痕,还从你的膝盖上方闻到了蛋糕的香甜味。我想华生你在坐马车时,是将蛋糕盒子放到了膝盖上方。”

  华生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膝盖,然后抬头肯定了林蒙的推断。他也看了看时间,不得不同意了林蒙的提议,他其实还有很多问题要问,还感觉自己今天晚上可能会亢奋地睡不着了。

  等华生意犹未尽地离开,林蒙泄气地般往椅背上一靠,她真的不忍心欺瞒一片赤诚的医生了。

  福尔摩斯对她的心态嗤之以鼻,“怎么不见你在捉弄他前于心不忍?”

  林蒙翻了个白眼:“难道你就阻止了?我看你和我配合得很好。还有,让你对我大说赞美的话,还真是难为你了。”

  福尔摩斯点了点头:“确实。”

  林蒙:“……”

  林蒙不想和他一般见识,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饭。

  福尔摩斯懒洋洋地不愿意动一动:“我不饿。”

  林蒙问:“你给自己注射了什么?”

  福尔摩斯看了过来:“可-卡-因,百分之七的溶液。你要试试吗?”

  林蒙摇了摇头:“我还没有无聊到这个程度,再者我还是有作为一个医生该有的专业素养的。”

  福尔摩斯伸长了腿,提不起什么劲来:“伍德你得承认,自从莫里亚蒂教授死了以后,对我来讲,伦敦就变成了一座十分乏味的城市。”

  林蒙:“嗯哼。”

 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“我要离开伦敦一段时间,你就在伦敦发霉吧。”

  福尔摩斯坐正了:“你对接下来的旅程,看起来十分向往。”

  林蒙得意洋洋道:“羡慕吗?我可不像某人,仿佛除了做一个刑事专家外,就没有其他选择了。”

  福尔摩斯摆摆手,让她赶紧走开。

  林蒙也没有多停留,就和他告别离开了。接下来一段时间,林蒙去了大洋彼岸,这时候的大洋彼岸,正进行着对以后历史发展有着重大影响的电流之战。林蒙这次去美国,是用的詹姆斯·伍德森的身份,她有意将伍德森汽车推向这片大陆,另外,还有意向参加芝加哥博览会,近距离接触下交流电以及其发明者,如果可以的话,她还想获得相关授权,拓展伍德森工业涉及的领域。再有,林蒙还有为怪盗罗宾汉的下次活动,取得了素材。

  关于怪盗罗宾汉这个身份,林蒙已经有了“销号”的想法。

  只是该怎么谢幕,林蒙还没有想好。

  林蒙自己也不否认,她的所有马甲中,怪盗罗宾汉这个马甲是经历最精彩纷呈的。而其他的身份中,无论是詹姆斯·伍德森,还是高斯·伍德都还不差,就只是林蒙这辈子本来的身份,莉莉·伍德,反而最少出现,也不为人知。

  这和林蒙对这个身份没有什么认同感,有莫大的关联。

  而说起莉莉·伍德来,自从之前林蒙这辈子同父异母的姐姐黛西·伍德,和这辈子的继父埃德温·斯特林互相谋杀了对方一案后,林蒙就算是失去了她这辈子母亲艾文娜的消息。根据当时的情况来看,艾文娜是带着两个孩子,去投奔了林蒙同父异母的哥哥,也是黛西·伍德同母同父的哥哥亨利·伍德。

  林蒙和亨利·伍德也没多少感情,因为他们之间年龄差了不少。在林蒙离开伍德家前,亨利·伍德就离家去了印度。他们俩的父亲伯顿·伍德去世时,也有给亨利·伍德留下了一部分遗产,但是大部分遗产都归了艾文娜。否则,当时的伍德锻造厂,就该是亨利·伍德继承,而不是在埃德温·斯特林的怂恿下,被艾文娜卖掉了。

  不过在林蒙的印象中,亨利和艾文娜的关系还不错。艾文娜不是享受施舍吗,所以对于失去了亲生母亲的亨利以及黛西,都很关照,尤其是年龄较小的黛西。

  林蒙回想起这段过去时,绝对没想到她还会再见到这家人。

  从美国回来的第二年夏天,一向很少生病的林蒙病倒了。

  她尽管不能说是个工作狂人,可谁让她马甲多,相应的工作也多,之前还来回奔波,哪怕身体再好,也有卡壳的时候。

  林蒙现在就像是霜打的茄子,蔫巴巴的不说,还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。

  在被管家华德暗暗地刺了一句后,林蒙就举手投降,把原本要做的工作分派下去,自己待在家中休养,以恢复元气。

  期间有许多人送来了问候,林蒙都让管家代为处理。她在家中,就没有再易容,也就不愿意见客。

  这天,她在书房的长沙发上看书看着睡着了,等她昏沉沉地醒过来,被眼前的身影震了一下,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:“福尔摩斯?”

  福尔摩斯扶了她一把,不用林蒙问,他就主动解释道:“格兰特来探望你,被你的管家拒之门外,他就来找我,怀疑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。”

  林蒙裹着毯子坐起来:“嗯?”

  福尔摩斯仔细瞧了瞧她的脸色:“他怀疑你得了传染病。”

  林蒙捏了捏眉心,没好气道:“我还以为他怀疑我的管家联合我其他仆人,一起谋害了我呢。”

  福尔摩斯替杰夫·格兰特说了句话:“格兰特对你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。”

  林蒙扯了扯嘴角:“我要是真有大本事,我就不该生病的。我现在感觉我整个人,困在了一个令我伸展不开的箱子中,连呼吸都不顺畅。”

  “你该离开伦敦,去空气清新的乡下。”福尔摩斯提议道,“正好格兰特在萨里郡有一处庄园,他很乐意为我们开放,供我们使用。”

  林蒙的关注点有些偏:“不会是他第一任妻子‘养病’的那个庄园吧?”杰夫·格兰特的第一任妻子贝拉·埃文斯,因为想和情人私奔,所以就自导自演了一出生病而亡的诈死戏码。

  “我想是的。”福尔摩斯道。

  林蒙这会儿后知后觉道:“‘我们’?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 ·本世界走向尾声啦,说完艾文娜,然后怪盗罗宾汉谢幕,就没有啦。关于感情线,我真的佛了,扔番外里我尽量写吧_(:3∠)_

  ·已经安排上的新世界有dc,红楼梦,四大名捕,全职猎人,陆小凤传奇或楚留香传奇,神探夏洛克。犯罪心理和复联,大家要是想看的话,也可以写啦。

  ·明天见 幻月书院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璀璨人生[综],璀璨人生[综]最新章节,璀璨人生[综] 要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