璀璨人生[综] 64、猎鹿帽(23)

小说:璀璨人生[综] 作者:非摩安 更新时间:2019-11-07 10:19:44 源网站:要看书
  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
  莱辛巴赫瀑布

  林蒙和福尔摩斯好整以暇地看着华生, 等待他得出结论。

  华生抬起头来时,还被他们俩吓了一跳。

  “多伊小姐也是怪盗罗宾汉的仰慕者吗?这样的钩抓枪可是怪盗罗宾汉的标志性配备物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。”林蒙一个没忍住, 就笑出声来。

  福尔摩斯也语带笑意:“哦, 华生,华生。”

  林蒙将烟拿在手中, 没有笑得那么肆无忌惮了:“医生,你为什么不干脆猜测我就是怪盗罗宾汉本人?这样的猜测,才能媲美你上次猜测我是福尔摩斯的大胆与奇妙啊。”

  华生:“……”

  过了一会儿,华生来了句:“你不是,是吧?”

  “哈哈哈哈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

  华生不禁恼羞成怒:“我走了啊。”

  福尔摩斯连忙挽留:“别, 我亲爱的华生,我们可少不了你。”

  华生立刻反问:“你们受伤了?”

  福尔摩斯道:“请别担心,只是点擦伤, 并不严重。”

  华生关怀道:“那别耽搁了,我们快回去旅馆吧。”他和福尔摩斯之前在山脚下的一座旅馆落脚,旅馆所在地是荷兰迈林根的一个小村镇。

  之后,华生帮忙熄灭了火, 等他再抬头时,那些散落在地的工具已经不见了。林蒙把它们收了起来, 接着她就和福尔摩斯, 还有华生相互搀扶着下了山,来到了那家叫大英旅馆的旅馆。

  这时,天色已经黑了下来。

  在华生帮忙给自己处理伤口时,福尔摩斯言简意赅地和华生说了下他和莫里亚蒂教授的对决, 末了告诉华生,一切都尘埃落定,让华生安心地去休息。

  华生再三确定不会再有危险后,才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福尔摩斯过了会,敲响了林蒙的房门。

  在这之前,怪盗罗宾汉在荷兰的手下来过了。手下给林蒙送来了最新的消息,还有林蒙指定的用品。这会儿林蒙也换下了那身男装,洗去了身上的伪装和疲惫,但她的情绪仍旧是高昂的,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。

  林蒙请福尔摩斯进来后,就让他随便坐。

  他们俩其实有数日没有这么安然相处了,之前就算见面,也是急匆匆的,而这一次林蒙差点是最后一次见到福尔摩斯。

  由此可见,莫里亚蒂教授是多么得了不起,不愧于他犯罪界拿破仑的称号。

  在和莫里亚蒂教授交锋的过程中,林蒙虽说不耐烦他三番两次地到她自己的地盘指手画脚,后面还利用了萝丝·纪伯伦来毒杀自己,甚至还要揭穿怪盗罗宾汉的真实身份,但林蒙并没有升起对莫里亚蒂教授痛恨的情绪,相反还颇为敬佩莫里亚蒂的本事。因此,在莱辛巴赫瀑布那儿,林蒙见到莫里亚蒂教授时,她还有脱帽向他致敬。

  当然了,这不妨碍林蒙眼睁睁地看着莫里亚蒂教授跌落下去——她当时最先救的,自然是福尔摩斯。

  而在将福尔摩斯救下来后,林蒙并没有对他和莫里亚蒂教授同归于尽的事,发表什么看法。林蒙当时的情绪很快就完全稳定了下来,还因为在救福尔摩斯的过程中,划破了脸皮,所以林蒙就在野外卸下了她的易容,不然她的脸看起来就有点诡异和恐怖了。

  福尔摩斯沉默片刻后,和林蒙说起了他这段时间的心路历程:“莫里亚蒂教授是我侦探生涯中,最危险也是最有能耐的罪犯,我想我可能不会再遇到这么势均力敌的对手。我敬佩他的本事,胜过了厌恶他的罪行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这也是为什么林蒙没有直接对莫里亚蒂教授下杀手。在林蒙看来,如果莫里亚蒂教授就那么被她仗着武力杀死,那么就等同于侮辱了他,同时也是宣告林蒙向他认输,不然怎么会选择这种简单粗暴,且触犯法律的方法。

  福尔摩斯继续说道:“我为能替社会除掉由于他的存在而带来的祸害,感到由衷地高兴。”

  林蒙神色未变:“即使是和他同归于尽?”

  福尔摩斯还点了点头:“是的。”

  “我不意外,我一点都不意外,福尔摩斯。”林蒙这会儿就有点咬牙切齿了,“不过如果你接下来要说什么‘我没有虚度此生,我视死如归,我对这样的结局心满意足’的话,我奉劝你还是再考虑考虑。说真的,我本来还能很理智地对待你和莫里亚蒂教授的同归于尽,你在我面前生死存亡一线间这件事,因为我和你同等地看待着莫里亚蒂教授,但是作为你的朋友,我实在并不愿意再去回想当时的一幕。”

  福尔摩斯平铺直叙道:“我知道,你当时手很稳。”

  林蒙看了看自己的手:“我现在手也很稳。”

  福尔摩斯:“——我庆幸我抓住了你的手,伍德。”

  林蒙:“……”

  尽管如此,林蒙还是没客气地招呼了福尔摩斯几下。在疼痛传来前,福尔摩斯都还有点懵,林蒙冷笑连连:“我很久以前就警告过一次了,福尔摩斯,你这种说话方式,实在不可取。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你这么说,你以为我会欣喜若狂,然后再和你一起庆祝你的死里逃生吗。不,你这根本就是火上加油,你现在感受到的疼痛,都是你自找的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,林蒙忿忿地把给福尔摩斯处理伤口的酒精棉扔到铜盆中,“我也是自找的。”

  林蒙从她的烟盒中抽出一根烟来,只是火柴划了两下,都没有划着。这让她心情更不好了,还是福尔摩斯接过去,帮忙划着了。

  林蒙狠抽了一口,险些被呛道,隔着烟雾,她也没有那么地藏着掖着了,直接地和福尔摩斯说起她的感受:“我现在还在后怕。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根烟实在太冲了,让她的眼睛都有点湿润了。

  福尔摩斯捏了下她的手。

  就像之前他们俩在办理“莫波吐依兹男爵俱乐部案”时,林蒙深入敌营,福尔摩斯循着她留下来的痕迹去支援她,结果林蒙没事,他却受了点伤,林蒙第二天离开贝克街221b前,对福尔摩斯做的那样。

  林蒙反过去握了一下,另一只手举了举烟:“你要来一根吗?”

  福尔摩斯欣然同意了。

  ·

  尽管莫里亚蒂教授摔下了莱辛巴赫瀑布,他和他的匪首们犯罪的证据也已经上交到了苏格兰场,可不代表它就就此落下帷幕了。

  作为莫里亚蒂教授最后见面的人,且还和莫里亚蒂教授有过一番搏斗,以至搏斗途中,让莫里亚蒂教授摔下瀑布的福尔摩斯,还得接受法官的问询。

  不过这只是走个程序,福尔摩斯最后会被判定无罪的。

  反倒是林蒙这边,有许多潜在麻烦需要处理。

  首先,就是关于怪盗罗宾汉真实身份事件。

  苏格兰场那边收到了的电报,虽说没有大喇喇地写明“怪盗罗宾汉就是高斯·伍德”,可这封电报确实引起了苏格兰场的重视。他们纷纷猜测那个名字想必是包含了什么暗语,他们也没有傻到去相信那个名字变形后的“约翰·卡尔·弗里德里希·高斯”,毕竟这个名字代表的人物,早就于1855年2月去世了,怎么都不可能是怪盗罗宾汉。

  之后,随着莫里亚蒂教授的组织人员陆续落网,苏格兰场这边经过连番审讯后,还牵扯出了福尔摩斯之前提交证据中,没有涉及到的案件。其中有一个案件就是莫里亚蒂教授蛊惑了萝丝·纪伯伦,让她去毒杀“高斯·伍德”——当时莫里亚蒂教授有派遣他的手下,去监视萝丝·纪伯伦。还有在这之前,莫里亚蒂教授调用手下,去调查怪盗罗宾汉时,总归是会留下痕迹的。林蒙她尽管在第欧根尼俱乐部创始人的帮助下,将莫里亚蒂教授最后一封电报给掉了包,可这些痕迹她是无法抹除的。再加上莫里亚蒂教授一死,他的手下们痛恨瓦解他们组织的人,于是那名监视萝丝·纪伯伦的手下,就一口咬定“高斯·伍德”是怪盗罗宾汉。

  苏格兰场期初并不愿意相信,可“高斯·伍德”这个名字中,确实有那封电报中提到名字“高斯·约翰·卡尔·弗里德里希”中的“高斯”。

  此外,苏格兰场在着重调查了下高斯·伍德后,惊讶地发现高斯·伍德生于1855年3月。这似乎是个可以进一步,将高斯·伍德和电报联系起来的证据。

  于是,在苏格兰场还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,他们就派人去传讯了“高斯·伍德”。当然了,苏格兰场没有傻到说“我们怀疑你是怪盗罗宾汉,你赶紧来苏格兰场束手就擒吧”,而是用萝丝·纪伯伦毒杀案的名义。

  说起这个来,“高斯·伍德”并没有提报此案,这又让苏格兰场怀疑起来。苏格兰场认为,如果“高斯·伍德”不是怪盗罗宾汉的话,或者说其没有隐情的话,为什么要隐瞒下此案?

  林蒙都要被苏格兰场的逻辑折服了。

  林蒙有事先通过她在苏格兰场的暗探,知道了苏格兰场对她的怀疑。

  林蒙并没有慌张。

  既然现在有掉马的风险,可这风险完全可以规避。

  于是,林蒙就暗搓搓地搞起事来。

  苏格兰场本来想低调处理关于怪盗罗宾汉的事情,可不知道怎么地就走漏了风声,英国的一家报社率先得知了此事,随后这家报社就加急报道了这一特大新闻。

  之后,其他报纸紧接着跟进。

  媒体们不仅报道了那封电报,没两天连苏格兰场头号怀疑人选,也就是“高斯·伍德”一事,都给报道了出来,还说苏格兰场十分笃定年轻有为的伍德医生,就是怪盗罗宾汉,他们现在就只差有力证据了。

  一时间,不少人将目光聚焦到“高斯·伍德”身上。

  阿斯克勒庇俄斯俱乐部的成员维尔伯恩子爵,私下中问起顶着高斯·伍德身份的林蒙。

  林蒙是这么说的:“我是怪盗罗宾汉不假。”

  维尔伯恩子爵:“!”

  然后,维尔伯恩子爵就笑开了:“你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?”

  林蒙煞有介事道:“没有啊。你瞧我姓名中有‘高斯’,而且我又是那封电报中提到的数学家‘约翰·卡尔·弗里德里希·高斯’,去世的一个月后出生的,苏格兰场认为这就是那个名字的解密信息。诚实来讲,我自己都被这样的逻辑折服了。没错了,我就是怪盗罗宾汉。”

  维尔伯恩子爵:“哈哈。”

  这番话很快就被传了出去,还被加以报道。大众都觉得“高斯·伍德”是在自嘲,外加嘲讽苏格兰场毫无逻辑地怀疑人,绝大部分人都倾向于认为“高斯·伍德”绝对不可能是怪盗罗宾汉。

  再说,苏格兰场要是认为英国人高斯·伍德是怪盗罗宾汉,那也得看法国人答不答应啊。

  怪盗罗宾汉打从出道时,就被认为是个法国人。还有怪盗罗宾汉最为大众熟知的身份,“维克托·维萨里”,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法国人。

  现在英国竟然认为怪盗罗宾汉是英国人,这简直就是无耻!

  法兰西发来了谴责。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英国来这一出,启发了欧洲其他国家,反正接下来陆续有几个国家,言辞灼灼地说怪盗罗宾汉可能是他们国家的公民。先是荷兰说怪盗罗宾汉最爱在他们国家活动,一个月前,怪盗罗宾汉还在阿姆斯特丹博物馆现身了(林蒙从荷兰回英国时,有绕到阿姆斯特丹博物馆,还特意留下了人证,而当时可还是有个高斯·伍德在英国的);后来德意志也出来凑热闹,到底“约翰·卡尔·弗里德里希·高斯”就是德国人,他们信誓旦旦地说电报的加密信息,无疑是在暗指怪盗罗宾汉是德国人。

  法兰西更不干了,连怪盗罗宾汉之前帮他们找回《蒙娜丽莎》一事,也拿出来佐证,还说总统有意要亲自为他颁发勋章。

  此外,陆续有数人站出来声称自己才是怪盗罗宾汉,哪怕后来被证明他们就是想借此出名。

  而无端地收到了那么多谴责,苏格兰场都快愁死了。

  更别说有铁证可以证明,当怪盗罗宾汉出现在荷兰时,高斯·伍德就在伦敦。

  还有就是后面冒出个和莫里亚蒂教授的组织有关联的布里吉斯·斯坦来,他一口咬定福尔摩斯才是怪盗罗宾汉,还说贺斯特子爵肯定知道这件事,是贺斯特子爵和福尔摩斯联起手来,创造了怪盗罗宾汉,进而蒙骗了世人。

  诚然,布里吉斯·斯坦无限接近了真相,可关键是没人信啊。

  这也是因为怪盗罗宾汉自由无畏的形象,深入人心,大家下意识地都不相信他是人为编造出来的。

  而贺斯特子爵自然是否认再否认的,认为布里吉斯·斯坦哗众取宠。

  总而言之,这段时间关于怪盗罗宾汉原始身份之事件,是闹得沸沸扬扬的。

  再有渐渐地,大众关注的重点就偏了,最开始引起关注的“高斯·伍德”反而无人问津了。

  就连林蒙身边的人,都没有把苏格兰场对她的怀疑当一回事。

  还因为林蒙坚持称自己是怪盗罗宾汉,以至于“我是怪盗罗宾汉”,都成了俱乐部的一个梗了,每次林蒙拿这件事说嘴,大家都被逗得忍俊不禁。

  林蒙:‘……行吧。’

  贝克街221b

  华生和玛丽·莫斯坦结婚后,就从贝克街搬了出去,还疏于和福尔摩斯往来,不过华生还是会抽空回来探望福尔摩斯的。尤其是最近怪盗罗宾汉的事是大家关注的焦点,作为怪盗罗宾汉仰慕者的华生,对此非常关注,他也想让福尔摩斯试着推理一下,只是福尔摩斯对知道怪盗罗宾汉的真实身份,似乎没有什么兴趣。

  这天,华生在回诊的途中,正好经过贝克街,他就决定上去一趟,看看福尔摩斯如今的状况如何。不想今天不止他来探望福尔摩斯,被搅进怪盗罗宾汉真实身份事件中的“伍德”也在。

  华生临进门时,还听到伍德:“我们的老相识布里吉斯·斯坦先生,一口咬定你就是怪盗罗宾汉,福尔摩斯。”

  华生:“!”

  “哦,华生,你来了,快进来。”福尔摩斯招呼华生进来,指着一张扶手椅让他坐下,还把他自己的烟盒扔了过来,并指了指放在角落里的酒精瓶和小型煤气炉。

  华生没有急着点着烟:“我听到你们说起有人认为福尔摩斯就是怪盗罗宾汉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

  林蒙懒洋洋道:“福尔摩斯当然不会是怪盗罗宾汉,医生。”

  华生肯定道:“这我知道。我想我还不至于和福尔摩斯同住那么久,还不知道他竟然还隐藏着另一幅面孔。”

  福尔摩斯往后靠在椅背上:“华生,你有这样的自信,这很好。”

  华生一愣:“福尔摩斯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福尔摩斯只是笑笑,没有说话。

  林蒙往前倾了倾身体,指着自己说道:“他们还说我是怪盗罗宾汉来着。华生,你对这个观点,又是怎么看的?”

  华生想了想才谨慎地回道:“我认为是苏格兰场在牵强附会。我看了报道,不是说你在伦敦时,怪盗罗宾汉却是在荷兰现身的吗。”

  林蒙也笑而不语。

  华生开始紧张起来,他看了看福尔摩斯,福尔摩斯冲他一笑,其中可能含有鼓励的成分。华生再去看林蒙,林蒙的表情中也带着一种“快来问我啊,我会告诉你一个大秘密”的意味。

  这让华生头晕目眩,茫然无措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 ·评论区终于好了,撒花,本章送10个100点的大红包啦,来啊来啊。

  ·感情戏好难写,我好难啊!咱们明天见。 幻月书院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璀璨人生[综],璀璨人生[综]最新章节,璀璨人生[综] 要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