璀璨人生[综] 59、猎鹿帽(18)

小说:璀璨人生[综] 作者:非摩安 更新时间:2019-11-07 10:19:44 源网站:要看书
  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
  女人笑而不语。

  她从柳条椅上一跃而起, 翻找出了烟盒,用火柴点燃了它, 接着把那封电报扔给华生看。

  她自己则是躺到了长沙发上。

  华生还是迷迷糊糊的, 但习惯性地大声读起了电报:

  已按名单进行了秘密逮捕。妇女们被安顿进了救济院。另问福尔摩斯先生安好。

  贺斯特子爵。

  “是你之前在办的案件,对吗?等等!”华生恍恍惚惚地终于发现了盲点, ‘另问福尔摩斯先生安好’,这句话怎么都像是发给另外一个人的,发电报的贺斯特子爵向让电报接收人,代他向福尔摩斯问好。所以,这封电报是福尔摩斯从其他人那儿拿来的?还是——

  华生正要想到关键处, 却看见躺在长沙发上的‘福尔摩斯’身体佝偻起来,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。华生连忙上前查看:“福尔摩斯?你还好吗?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她笑得不能自己。

  华生:“???”

  这时,福尔摩斯的卧室门被人推开了, 脸色不太好的福尔摩斯走了出来。

  华生:“…………??你不是福尔摩斯!”

  林蒙从长沙发上坐起来:“哦,我亲爱的华生,你不但敢于设想,还勇于将你的结论大声地说出来。福尔摩斯真是荣幸能有你这样相处起来令人倍感愉快的朋友兼同事。我说的对吗, 福尔摩斯?”

  福尔摩斯看了华生一眼:“我之前一直认为华生对于作出推论太缺乏信心了,看来他今天有了长足的进步。”

  “…………等等, 等等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华生这时又发现福尔摩斯脸色难看, 赶紧问道:“福尔摩斯你脸色看起来可不怎么好,你没事吧?”

  林蒙还没有放过可怜的医生:“哦,华生,华生, 你还是这么容易动摇,为什么你不能坚持你原有的判断?”她的腔调还没有改过来,仍旧用的是福尔摩斯式腔调。

  华生左看看她,右看看福尔摩斯。

  还是福尔摩斯有朋友爱:“好了,不要再扰乱他本就紊乱的思维了。”

  林蒙了解了,她站了起来,恢复了她原本的语调,带着笑对华生道:“华生,请允许我为你确定下你的认知基准。我确实不是福尔摩斯,我是他的朋友,简·多伊(jane doe)。”这可以是个名字,不过它更通常用来代指某人,比如凶杀案件中,还没有确定身份的被害人,一个无名氏。

  福尔摩斯只是挑了下眉。

  华生这会儿根本没想那么多,毕竟吧,福尔摩斯变装成了一个女人,和一个女人穿着福尔摩斯的大衣和拖鞋,这两者好像都挺令人错愕的。

  当下,华生忍不住用奇异的目光,在他们俩身上看来看去。

  更有“简·多伊”还挨近了福尔摩斯,两人看起来亲密极了。

  一时间,八卦之火将华生之前的认知紊乱都给驱走了。

  林蒙只是就近判断下福尔摩斯的恢复情况,他昨天在突击大本营行动中受了点伤,所幸并不严重,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如初。林蒙昨天半夜将他送回贝克街221b,并没有立即离开,而是留下来照看他,所以才会和华生打了个照面。

  林蒙又看了看时间,便将烟掐灭,把拖鞋换成她之前穿的女鞋,不过仍旧裹着福尔摩斯的大衣,她的衣服上还带着别人的血。这时楼下传来铃铛声,是和林蒙约定了时间的管家来了。

  林蒙捏了下福尔摩斯有点凉的手,“我先走了,有新进展我会让你知道的。对了,兰开夏郡凶杀案的凶手确实是死者的丈夫。”

  福尔摩斯点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  林蒙和华生点头示意了下,就急匆匆下了楼。

  华生不由得靠近临街的窗边,够头往下看。发现对方上了一辆马车,街道上有人在躲避那辆马车,华生顿时松了口气。他回过头来,对上福尔摩斯有点茫然的视线,华生语气发虚道:“我只是在确定其他人是不是像我一样看得到她。”

  福尔摩斯只是在思考问题,漫不经心地应着华生的话:“嗯。”

  “天呐,福尔摩斯,我从不知道你竟然有个女朋友!你之前为什么从没有提起过多伊小姐啊?我不得不说,她和你一样有种奇特的魅力,还有着非凡的气质。”华生忍不住搓着手,陷入了一种“八卦让我精力充沛”的氛围中。

  只可惜当事人并不配合。

  再加上福尔摩斯脸色实在不好,华生就赶紧暂时熄灭八卦之火,先照顾起他来。

  再说林蒙那边。

  昨天林蒙在莫波吐依兹男爵秘密建设的大本营中大杀四方,给当时在场的参与者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,只他们并不是这个“产业链”中所有的参与者。

  他们等级较高,麾下还有可供他们驱使的大小喽啰。

  林蒙既然参与了此案,自然是想除恶务尽的。

  再有,还活着的受害人们都要解救出来,没能活下来的受害人们也必须得到安息。

  这方面倒不是个大问题,林蒙更在意的,还是参与人员们是否都能得到法律的制裁。

  这一个案件,无疑是个天大的丑闻。涉案人员普遍属于上流阶层,其中还有个男爵,如果上层有心遮掩,那么这起案件很有可能会被高举轻放。

  林蒙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心血被糟蹋,于是就在暗中密切关注。

  果不其然,有人试图对被送进救济院的幸存受害者们,施以灭口之策。

  不仅如此,部分涉案人员还将所有罪责都推给了莫波吐依兹男爵,说自己被莫波吐依兹男爵下了药,全程都神志不清,借此来为自己脱罪。

  而林蒙对此是顺藤摸瓜,逮到了试图灭口一事的主使人,还在进一步调查后,默默地主审团送上了一个册子。她还没有忘了给试图狡辩的那部分加害者,送去了她的“劝诫”。

  不久后,主审团做出了最终裁决。

  这一次有近十人将被送上了绞刑架,这是因为在此之前不少人选择了自我了断——这部分涉案人员在知道事情败露后,无法面对世人的指责,在被秘密逮捕前,就先一步自尽了,寄希望于能保全最后的尊严。

  报纸有报道了此案,只是报纸的报道进行了简化再简化,只是提到涉案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参与了多名恶性案件,并没有提及他们究竟是怎么丧尽天良的。再有,当下的新闻热点是光辉璀璨的钻石“南非之星”,要来英国伦敦展示,以致于这起政府官员道德沦丧案,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。

  贺斯特子爵顶着林蒙如有实质的目光道:“你得清楚,如果将真相全部公布于众,那么必然会引发当局动荡,因而这件事必须谨慎处理,以求将影响降低到最低。事实上,这起案件我们原本倾向于全程都隐于暗中进行。”

  林蒙耸耸肩:“尊贵的子爵大人,你不必向我解释什么,毕竟我也可以是个法国人嘛。”

  贺斯特子爵:“……”

  “其实——”

  林蒙:“?”

  贺斯特子爵秉承着作为一个男人,对另一个男人的同情道:“在被送上绞刑架前,主谋莫波吐依兹男爵已经受足了煎熬。”

  林蒙完全没有胯-下一凉的感觉,她施施然道:“其实如果当时他和他的万恶之源,被及时送来伍德医院的话,我还是有不小的几率,能帮他重新接上的。当然了,如果贺斯特子爵如今要讲莫波吐依兹男爵应有的人权,我也不是不可以为他做个假的,让他在被送上绞刑架前,能够聊以慰藉。”

  贺斯特子爵:“………我想这就不必了。”

  贺斯特子爵和他那边的人,还是很乐意在莫波吐依兹男爵腐蚀更多政府官员前,将他们那个令人作呕的俱乐部给连根拔起的。只是为了大局考虑,不能大张旗鼓地裁决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少了这批官员后,很快就有了合适的人员被选了上来,顶替他们的位置。这其中,迈克罗夫特·福尔摩斯给了很有用的建议。

  林蒙之前见过迈克罗夫特·福尔摩斯两次,他们在第欧根尼俱乐部碰的面。当时是贺斯特子爵想借用林蒙怪盗的身份,去做不能对外言的事情。

  林蒙和迈克罗夫特·福尔摩斯并没有进行什么寒暄,他们俩先聊了聊林蒙去做的事,之后还聊了聊数学,迈克罗夫特·福尔摩斯有提到了查尔斯·巴贝奇研发的分析机,认可了分析机的强大计算能力;他们俩还聊了聊基本演绎法,迈克罗夫特·福尔摩斯有着比他的弟弟歇洛克·福尔摩斯还要敏锐的观察力,和高超的推理能力。

  就林蒙个人而言,她觉得那是一次令她愉快和自在的谈话。

  话说回来,贺斯特子爵这次来,有为林蒙带来了她之前点名想要的《倒牛奶的女佣》,还有《持天平的女人》。这一幅画,同样是维米尔画的。

  同时,另有人召见她。

  ——截止到目前为止,知道林蒙是怪盗罗宾汉的知情人士不多。贺斯特子爵也只告诉过少数几个人,要召见林蒙的这位贵妇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林蒙去见了对方,得到了一枚镶嵌了蓝宝石的飞鸟胸针,还有一个盔犀鸟鹤顶雕琢的鼻烟瓶。

  林蒙将这个散发着温润光泽的鼻烟壶,带去了贝克街221b,交给了一直养伤到现在的福尔摩斯。

  福尔摩斯和林蒙交换了个眼神,就随手把玩起鼻烟瓶。

  华生没看出是什么材质,不过看起来就不便宜,他问林蒙:“你从哪儿买的?我从前还没见过这样的材质。”

  林蒙给华生说了下鼻烟瓶的材质,末了笑道:“这并不是我买的,是某位热情周到的贵妇让我转送给福尔摩斯的。”

  华生:“啊?”

  难道福尔摩斯又多了一朵桃花?

  林蒙:“——因为之前的那起案件。”

  华生这才恍然大悟,然后他殷切地看向林蒙,想分享下自己的八卦。华生想自己和福尔摩斯相处的时间还不够长,或许“伍德”就那位昙花一现的女士知道得更多。

  林蒙坐了下来:“请务必畅所欲言,华生。”

  华生稍稍说了。

  林蒙听完吹了声口哨,“你深藏不漏啊,福尔摩斯。”

  福尔摩斯:“……”

  华生一拍大腿:“我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  福尔摩斯飞了林蒙一眼,林蒙收敛了她稍稍有点浮夸的姿态,随意一瞄,看到放到旁边报纸上关于“南非之星”的报道,就将话题带到了这颗引发南非淘钻狂潮的钻石上。

  华生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怪盗罗宾汉,“这么引人瞩目的钻石,我想不仅会引来对它感兴趣的普通游客,珠宝商啊什么的,有可能还会引来怪盗罗宾汉吧?”

  福尔摩斯顿时来了兴致,他直接把球踢给了林蒙:“伍德,你怎么看?”

  林蒙:“……我认为不会。对怪盗罗宾汉来讲,将‘南非之星’带走,其实没什么挑战性,而且‘南非之星’没有更深层次的欣赏价值,也没有令人着迷的底蕴;再者,‘南非之星’这次要在欧洲多国进行展览,最终目的无非是提升它的商业价值,如果怪盗罗宾汉参与进来,对‘南非之星’的拥有者来说,是最妙的宣传手段,他不会看不穿这一点的。

  “让我看,到时候情况可能会反过来,‘南非之星’的拥有者会主动对外喊话怪盗罗宾汉——福尔摩斯你看起来很期待和怪盗罗宾汉交手,我想你肯定收集了很多相关资料,你的分析肯定会比我的要专业。请吧。”

  华生也目光灼灼地看向福尔摩斯。

  华生是怪盗罗宾汉的粉丝来着,《怪盗罗宾汉历险记》他不仅有单行本,还有合辑。

  福尔摩斯意味不明:“你让我分析?”

  林蒙:“我洗耳恭听。”

  福尔摩斯手指抵着下巴:“我会说怪盗罗宾汉对‘南非之星’不感兴趣,以及——”

  林蒙还能绷得住:“以及?”

  福尔摩斯慢吞吞道:“怪盗罗宾汉将于九月在伯明翰现身。”

  华生顿时激动起来:“真的假的?福尔摩斯你这是怎么推断出来的?伯明翰?伯明翰?啊,我想起来了,九月有伯明翰博览会!到时候会有很多新奇的发明,在博览会上展览。难道怪盗罗宾汉是要去参观,顺便看有没有可用的新工具?”

  林蒙:“……”

  林蒙都快绷不住了,她瞪视着故弄玄虚的福尔摩斯:‘你认真的吗?’今年的伯明翰博览会,林蒙的另一个马甲“詹姆斯·伍德森”是肯定要现身的。

  福尔摩斯嘴角上扬:‘我难道说错了?’

  林蒙回了个白眼,然后在华生看过来时,他们俩都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  华生现在就是追星族的一员,他难掩兴奋地提议道:“福尔摩斯,我们到时候去伯明翰,怎么样?你看你和怪盗罗宾汉,肯定会有很多共同语言,他也是个备受推崇的大侦探呢。”

  林蒙不动神色道:“华生,你是怪盗罗宾汉的仰慕者?”

  华生斩钉截铁道:“是的!”他接下来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堆怪盗罗宾汉的厉害之处,说他惩凶除恶,助人为乐,行为大胆无畏,带有自由浪漫的色彩。还说怪盗罗宾汉身上还带着阶级抗争的精神,他同情疾苦的下层人民,对**的那部分贵族抱有戏谑心理,又对部分没落的贵族报以同情,能够公正又公平地看待各个阶层。他瞧不起各地的警方,却没有在看他们笑话,更多地还是恨铁不成钢。

  林蒙:“…………”我不是,我没有,别瞎说。

  原本因为该站在自己这边的华生,竟然这样爽快倒戈的福尔摩斯,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,他一本正经地称赞道:“华生,请务必再说说你对怪盗罗宾汉的了解。我的朋友,这有助于我从另一个角度,去更周全地看待怪盗罗宾汉。”

  华生很乐意这么做,他还去楼上拿他买来的《怪盗罗宾汉冒险记》。

  等他一走,林蒙立刻下脚迅疾地去踩福尔摩斯。

  福尔摩斯躲了过去,把腿翘在扶手上:“你大可不必恼羞成怒,伍德。这其实和你平时看报纸上对怪盗罗宾汉的评价,是同样的性质。”

  林蒙眉目一转:“我看了华生写的‘福尔摩斯探案记’。”截止到目前为止,华生总共发表了“血字的研究”“斑点带子案”两个案件,还蛮受读者欢迎的。只是林蒙很清楚,作为当事人的福尔摩斯,肯定不会满意。因为华生写的故事,渲染上了小说色彩,没有福尔摩斯想要的冷静又精准叙述,以及对侦探术这种精准科学的凸出显示。简单来说,就是福尔摩斯想让华生把探案记写成专论,而不是小说。

  福尔摩斯很诚实道:“我实在不敢恭维。”

  林蒙扬眉:“那你想要我背诵一节给你听吗?”

  福尔摩斯:“……啊,华生下来了。”

  林蒙抽了根烟,来掩饰她的情绪波动。

  所幸当林蒙和福尔摩斯用公事公办的口吻,来讨论《怪盗罗宾汉冒险记》中的情节,让华生感觉不到激情,然后等郝德森太太上来送下午茶时,他就和同样对怪盗罗宾汉痴迷的房东太太聊上了,两人聊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。

  郝德森太太之后还说起楼下书店,今天下午有个读书会,他们俩就相约着去参加那个读书会了。

  林蒙又点了根烟,把那份报纸翻到另一版,撇了撇嘴后,就将那份报纸扔到了一边。

  福尔摩斯看着她道:“也许华生没有说错。”

  林蒙不置可否,她弹了弹烟灰:“你要来伯明翰博览会吗?我挺想你来的。”

  福尔摩斯知道这次伯明翰博览会对她很重要,他想了想说:“我想如果我不答应去伯明翰的话,华生能把我烦到第二年九月去。”

  林蒙:“……”直接说“我会去的”会怎样啊?

  ·

  林蒙其实不是直到九月,才去了伯明翰,而是在这之前几个月,她就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回到了伯明翰。

  这么一来,怪盗罗宾汉自然就没工夫,去围观“南非之星”。

  不过还真让林蒙说着了,即使怪盗罗宾汉不在,南非之星来伦敦展览时,它的拥有者也主动碰瓷了怪盗罗宾汉。

  这个案件怎么说呢,南非之星的拥有者自己雇佣了一个盗贼团伙,让他们去偷南非之星,然后里应外合地将其伪装成了一起乍听之下就天-衣无缝,还带着怪盗罗宾汉风格的偷盗案。

  然后,还买通了小报,大肆宣传这件事。这个商人还挺精明的,他没有明说这起偷盗案是怪盗罗宾汉做的,他仅仅是做了暗示,留下了供读者脑补的空间,让读者们去自动联想怪盗罗宾汉。

  反正接连操作下来,热度就艹了起来。

  更有这名拥有者,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说他要聘请名侦探福尔摩斯,请求他来侦破此案。

  要知道如今的福尔摩斯,在英国有了不小的名气,可以说是伦敦最有名的私家侦探。伦敦的记者们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新闻爆点,他们都不用商人再说什么,就已经联想起了大侦探vs怪盗的精彩后续故事了。

  从这儿也能看出商人的用意,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福尔摩斯看过了关于那起偷盗案的报道,大致推敲出了作案经过,再看商人接受的采访报道,他哪里还有不明白的。

  华生在一旁义愤填膺,他绝对不相信这起偷盗案是怪盗罗宾汉做的。他看到福尔摩斯起身,就连忙问:“福尔摩斯,你去做什么?你要接下这个委托吗?”

  福尔摩斯随口道:“我去发份电报。”

  福尔摩斯的电报是发给在伯明翰的林蒙的,他在电报上称林蒙为“预言家”,揶揄之意溢于言表。

  林蒙:“……”

  现在的情况是,无论福尔摩斯应不应下委托,那名商人的目的也达到了——记者们会大肆宣扬怪盗vs侦探的,这其中肯定会捎带提起故事中心的“南非之星”。

  林蒙才不是平白会给别人做嫁衣的类型,而福尔摩斯也不想被他人利用。

  但是要是为自己做嫁衣的话,林蒙还是乐意的。她给福尔摩斯回电报,问他有没有兴趣在伯明翰博览会上来次对决。

  福尔摩斯欣然同意。

  于是,林蒙就通过怪盗罗宾汉的传记记者“r.h·巴贝奇”对外广发声,说怪盗罗宾汉要在九月的伯明翰博览会上,偷走伍德森公司花费十年功夫打造的新产品。如果有谁要来一观怪盗罗宾汉风采的,请不要错过。

  此声明一出,谁与争锋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 更新啦。明天见。 幻月书院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璀璨人生[综],璀璨人生[综]最新章节,璀璨人生[综] 要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