璀璨人生[综] 55、猎鹿帽(14)

小说:璀璨人生[综] 作者:非摩安 更新时间:2019-11-07 10:19:44 源网站:要看书
  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
  华生渐渐地和福尔摩斯熟稔了起来, 他有一天在和福尔摩斯闲聊时,想起了合租第一天的那个问题, 当下就提了那么一嘴。

  福尔摩斯很随意地回答:“那上面偶尔会有令我深思的文章。”

  华生想起福尔摩斯尽管不是专业学医学的, 可这并不妨碍他在很多稀奇古怪的领域有所涉猎,因此华生并没有多想。

  之后, 华生通过了“血字的研究”一案,知道了他这个舍友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,他是伦敦唯一一个咨询侦探,拥有着令人惊叹的推理能力。“血字的研究”一案,在福尔摩斯这个咨询侦探的参与下, 只用了短短三天,他们就抓到了凶手。

  在苏格兰场的警员们带着凶手离开后,华生终于按捺不住地问他的舍友:“我知道我的问题可能会有点冒昧, 但福尔摩斯,你对怪盗罗宾汉怎么看呢?你对他的真实身份有什么猜测吗?”

  福尔摩斯睁开眼睛看向房门,嘴中漫步尽心地答道:“我从不猜测。”

  华生听他的语气,似乎并不像是不悦, 华生刚想再说什么,他们的房东郝德森太太送来了一份电报, 这份电报是给福尔摩斯的。

  福尔摩斯看完后, 扬了扬眉,他将电报递给了华生。

  华生接过来一看:

  福尔摩斯如果有时间请立即前来,如果没时间亦来。

  另外,如果方便的话, 请带华生医生一起来。

  落款只有一个字母:“g.w.”。

  华生好奇道:“‘g.w.’?这是谁?”

  “你也知道他的,医生。”福尔摩斯又将电报接了回去,他低下头去道:“高斯·伍德。”

  华生瞪大眼睛:“是他!我读过好几篇他发表在《柳叶刀》上的论文,当时我们的教授和我们称赞过他,说他必定前途光明。只是他为什么要找我们俩?他是你从前的顾客吗?”

  福尔摩斯却否定道:“不不,华生,通常情况下还没有他无法解决的难题——他是我的朋友。”

  ‘朋友?!’华生大吃一惊。和福尔摩斯同住贝克街221b以来,华生就从没有听过福尔摩斯提起过“高斯·伍德”,也没有听他提及他的亲友。来221b拜访的,不是福尔摩斯的顾客们,就是苏格兰场的警官,所以华生还以为福尔摩斯和自己一样,孤零零的没有什么朋友。

  福尔摩斯看出了华生的想法,但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问道:“你方便吗?”

  华生回过神来:“哦!我没问题的。”

  就这样,他们俩乘坐马车去到了高道尔街。这条街邻近泰晤士河,环境相对幽静。这边也都是独栋楼房,大多数还自带花园,看起来还都很赏心悦目。

  华生并没有听说过“高斯·伍德”作为一个医生挂牌营业的消息,但不管怎么说,他如今过着舒适的生活。这让华生越发好奇起来,他又是怎么和福尔摩斯成为朋友的?

  马车停了下来,华生跟着福尔摩斯上前敲了敲门。

  管家请他们进来,带他们去了书房。

  在书房外,有个青年正倚靠着墙玩着他的手,看到他们俩过来,才收起他那种百无聊赖的神情,往他们俩这边迎了几步,他先随意地和福尔摩斯打了个招呼:“福尔摩斯。”

  华生借此打量了对方一下。这无疑是个长相英俊的青年,笑起来很有感染力,华生敢肯定他一定很受欢迎,无论是受女性还是受男性,经常会结伴去各地游玩。简单来说,和福尔摩斯完全不同。

  华生正想着,对方就朝自己伸出了左手,华生抬起右手和他握了握手,听到对方说:“你一定是华生医生,我是高斯·伍德,很高兴见到你,我想你和福尔摩斯一定是在巴茨医院相识的。”

  华生下意识地去看福尔摩斯。

  “伍德先生”先一步否定道:“没有。我们最近都没有见过面,也没有通过信。事实上,我还是通过前天报纸上的‘失物招领栏’,知道了福尔摩斯的合租人是‘华生医生’——福尔摩斯他用了你的名字向犯人传递信息的,对吧?对了,福尔摩斯,犯人是不是个马夫,他命不久矣,来为他的妻子复仇的?”

  福尔摩斯点了点头:“没错。不过这起案件虽然简单,其中倒是有几点是值得深以为训的。”

  华生:“…………”

  老实讲,华生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,但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。首先,这起案件哪里简单了!还有就是华生确定了“高斯·伍德”确实没有事先不知道自己的事情,也不知道这个“血字的研究”案件结果,因为他和福尔摩斯,还有苏格兰场才刚刚结案。

  那么,情况只能是“高斯·伍德”和福尔摩斯一样,有那种神奇的推理能力吗?可他根本就没有去案发现场啊。那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?华生也同样想知道福尔摩斯的破案历程,他现在都还迷糊着呢。

  最后,华生相信他们俩是朋友了。

  “哦?”在伦敦做“高斯·伍德”的林蒙听福尔摩斯那么一说,她来了点兴趣,不过他们也不好在走廊上聊天,于是林蒙就招呼福尔摩斯和华生道:“先进来坐吧。”

  书房中已经有人了。

  这人听到推门声,就连忙转过身来道:“伍德,你想清楚了没有?等等,福尔摩斯?!你怎么会过来?”

  福尔摩斯淡然地回道:“格兰特。”

  林蒙作为主人给两波人做介绍:“华生医生,格兰特先生是我和福尔摩斯的大学同学。格兰特,这是华生医生——”

  林蒙还没有说完,老同学杰夫·格兰特就嚷嚷起来:“你以为我疯了吗?”

  “不,但我的耳朵要聋了。”林蒙没好气道:“收起你的情绪化,格兰特,要不然我就叫管家来把你乱棍打出去。”

  杰夫·格兰特:“……”

  林蒙转过身来对福尔摩斯做了个“请”的动作:“福尔摩斯,他现在是你的了。”

  在开始之前,管家送来了茶水。林蒙还从抽屉中拿出了一盒雪茄,招呼福尔摩斯和华生来一根。

  华生有点不自在。

  福尔摩斯往单人沙发上一坐,只当是在贝克街221b:“华生,你不必拘束,这种雪茄也不像人们所想的那样有毒。”

  林蒙点了点头:“如果医生你更习惯抽阿卡迪亚混合烟,那我就让管家送这种烟过来——我是从落在你衣服上蓬松的烟灰看出来的。另外,如果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断定你和福尔摩斯是在巴茨医院认识的,其实你只要将福尔摩斯判断你是从阿富汗退役军医这一条上,再加上我知道福尔摩斯在巴茨医院化验室工作就可以了。至于断案经过,我就不抢福尔摩斯的解说机会了。”

  华生震惊之余,情不自禁地赞叹道:“天呐,我不得不说,你和福尔摩斯一样神奇!”

  林蒙眨眨眼:“哈哈,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我当成更讨人喜欢的福尔摩斯。”

  福尔摩斯睬都没睬她。

  倒是备受冷落的杰夫·格兰特挖苦道:“伍德,你真好意思这么说!你也不看看你是这么对待我的,我也要抽雪茄。”

  福尔摩斯拿下雪茄,发号施令:“格兰特,你可以说你的故事了。”

  杰夫·格兰特:“…………你们俩还是和过去一样,常常让人恨得牙痒痒。”

  林蒙请华生坐下后,她自己则坐回到书桌后面的椅子上,一手拿着雪茄,一手开始整理她书桌上的文件,还在杰夫·格兰特开口抱怨前道:“你就不该来找我的,这件事你直接去找福尔摩斯就行,所以你就省下你对我不专心的质问吧。”

  杰夫·格兰特:“……可是,这种灵异事件,不是找你更合适吗?你别这么看我,我说就是了。福尔摩斯,是这样的,我怀疑我见到了我妻子的鬼魂。”

  华生还没有细想杰夫·格兰特的第一句话,他就被后面这句话吸引了全部注意力,他大吃一惊道:“鬼魂!”

  在三个听众中,华生的反应是最正常的。

  林蒙她翻了个白眼。

  福尔摩斯则是往前倾了倾身体:“哦?有点意思了。”

  杰夫·格兰特:“……”哪里有意思了!

  杰夫·格兰特其人呢,是少数毕业后,还和林蒙保持联络的大学同学。主要是因为杰夫·格兰特的表舅贺斯特子爵——勋爵如今已成了子爵——贺斯特子爵进入了议院,之后因为国家机密事件,找上过林蒙这个怪盗罗宾汉。

  贺斯特子爵是想借用林蒙怪盗罗宾汉的身份,去为国家做点事,但林蒙并不想让她的这一身份带上政治倾向和色彩。

  不过贺斯特子爵提议的事情,不仅仅是涉及到英国,还会波及到欧洲好几个国家,甚至关系到全欧洲,这种情况下倒就和国籍与个人立场无关了。

  因此,林蒙就有接下了两次这样的委托,这两次委托让林蒙有在外游荡了将近半年时间,主要活动地是法国和德国。

  为了掩饰,林蒙期间还有让怪盗罗宾汉高调出场过,一次是假-币案,一次是绑架案。这使得怪盗罗宾汉名噪整个欧洲,就连隔着大西洋的美国都有所报道。

  话说回来,因为贺斯特子爵这个暗中的关键人物,林蒙就保持着和杰夫·格兰特的联系,但是林蒙连他的婚礼都没有参加,只是后面有见过一次他妻子格兰特太太。

  杰夫·格兰特他毕业后,开始管理起了他家的化工厂,他做得还不错,并于三年前和贝拉·埃文斯结了婚。

  贝拉·埃文斯是个金发蓝眼睛的漂亮姑娘,在半年前为杰夫·格兰特生下了一个儿子,只是过了不到一个月,贝拉·埃文斯就变得郁郁寡欢,家庭医生查尔斯·怀特说她是得了产后疾病,需要静养,所以贝拉·埃文斯就去了乡下养病。

  杰夫·格兰特会带儿子回乡下看望她,发现她日渐消瘦,郁郁寡欢,只有见到儿子巴伦时才有点精神。

  最终格兰特太太还是没能挺过来,于两个月前去世了。

  杰夫·格兰特挺伤心的,却没有多想,按照程序埋葬了妻子。只是昨天夜里,他睡得不踏实,听到外面有动静,还以为家中遭了贼,从床上爬起来,拿着火钳就出门查看,哪里想到他竟然在婴儿房外,看到了自己泫然欲泣的妻子。

  严格来说,是妻子的鬼魂。

  等到杰夫·格兰特反应过来后,鬼魂不见了。

  杰夫·格兰特很确定自己没有疯,也不是梦游,他当时特别的清醒。

  杰夫·格兰特因为此事,就火急火燎地来找了林蒙。

  林蒙听他讲完后,就给福尔摩斯拍了电报。

  如今,杰夫·格兰特又讲了一遍,他讲完后整个人都要生无可恋了。

  华生左右看看,福尔摩斯和“高斯·伍德”都没有说话的意向,他就试探着说道:“有没有可能你太太其实并没有死?”

  杰夫·格兰特斩钉截铁道:“这不可能!我是亲眼看着贝拉下葬的,不止是我,还有我们两家的家属和亲友。”

  其实华生自己问完,都觉得自己问了个傻问题,所以听杰夫·格兰特这么一肯定,他更不好意思起来。华生又看向福尔摩斯,他希望福尔摩斯能说点什么,哪怕语出惊人也行啊。

  福尔摩斯沉吟片刻道:“和我详细说说你们家的家庭医生,怀特医生。”

  杰夫·格兰特想了想道:“他其实不是我家的家庭医生,是我太太贝拉家的。只是之前因为她家经济变得不宽裕后,就辞退了怀特医生,不过因为他是看着贝拉长大的,贝拉十分信赖他,所以后来贝拉病了后就把他请过来了。”

  林蒙这时候抬起头来:“埃文斯家家道中落,是在贝拉·埃文斯嫁给格兰特之前。”

  杰夫·格兰特又恼火了:“伍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是认为贝拉是因为我家的钱,才嫁给我的吗?”

  林蒙:“是啊。”

  杰夫·格兰特:“……”

  福尔摩斯看向她:“你不是猜测的。”

  林蒙这会儿已经抽完了一根雪茄,顺带整理了下手上的文件,有点精神来参与这个案件:“我在两年前见过格兰特太太一面,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,她有一枚订婚戒指。”

  华生:“呃。”

  福尔摩斯问呆愣的杰夫·格兰特:“格兰特,你还记得你太太的临终之日吗?”

  杰夫·格兰特打了个磕巴:“我,我当然记得啊!”他将日期如实说了。

  林蒙笃定地问福尔摩斯:“你和什么事联系到一起了?”

  福尔摩斯没有当众说出来,他要卖个关子,毕竟这个案件说穿了,就变得像是烟灰缸中的烟灰一样直观,于是他就站起来走到书桌旁,耳语给了同样看破这一案件的林蒙。

  “哦哦。”林蒙听完一脸了然,“这起案件的性质可重可轻,不过我倾向于是后者。所以——”

  福尔摩斯默契地接道:“我和华生去调查就可以了,就不耽误你会客了。”

  林蒙笑了下,她又将那盒雪茄递给了福尔摩斯:“这个给你,当是送你的乔迁礼物。”

  福尔摩斯并不和她客气,收起了那盒雪茄,又示意华生和杰夫·格兰特跟他走。

  华生:“???”等等,他很确定他刚才没有走神,除了他不知道福尔摩斯都对“高斯·伍德”说了什么悄悄话,但抛开这个不说,怎么他感觉这俩人已经知道了鬼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?可他自己怎么一点头绪都没有。还有福尔摩斯又怎么知道“高斯·伍德”要会客了?他没听到有人敲门啊。他们俩谁可以解释下啊,思维能不能不要这么跳跃!

  更懵逼的还是杰夫·格兰特,“等等!伍德,福尔摩斯,我知道你们俩已经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,但是你们就是憋着坏不说。我是当事人,我现在就想知道!”

  林蒙安抚他道:“安心,儿子还是你的。”

  杰夫·格兰特:“…………”

  华生:“……”这怎么就能令人安心了啊?都不知道那个孩子是不是格兰特先生亲生的——华生有听出了之前那个订婚戒指的言外之意,他还有悄悄地同情了一把格兰特先生。

  似乎是感应到华生心中所想,上了马车要去一个地方的福尔摩斯随后就指出:“华生,如果你想知道孩子是否是格兰特亲生的话,我可以告诉你。说起来,伍德已经给了你提示,只是你没有将它们联系到一起。”

  华生:“??”

  福尔摩斯指明道:“伍德发来的电报,特别提到了你。”当然了,这个提示太隐晦了,福尔摩斯一开始还有点不明所以,但等到后面杰夫·格兰特提起他结婚的年份,还有后面妻子出事的时间后,再结合整个案件,福尔摩斯就领会到了个中深意。

  华生正在绞尽脑汁地想到底是什么提示,乍一听福尔摩斯这么说,他脱口而出:“等等,福尔摩斯,伍德先生在电报上提到我,难道不是因为作为你的多年好友,他想顺道见一见作为你新伙伴的我吗?你知道的,他之前没时间来探望你和你的新居所,再加上会好奇你的新朋友是什么样人——是的,我确定一般人都会这么想的,而不是去想它是在暗示什么。”

  福尔摩斯耐心听完了华生的这番话,他用带了点无辜的语气道:“可是,华生,那确实别有深意呀。”

  华生:“…………”不懂你们!

  作者有话要说: ·华生:我自闭了。

  ·明天见啦。 幻月书院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璀璨人生[综],璀璨人生[综]最新章节,璀璨人生[综] 要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