璀璨人生[综] 11、沧海一声笑(3)

小说:璀璨人生[综] 作者:非摩安 更新时间:2019-11-07 10:19:44 源网站:要看书
  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
  “剑魔”独孤求败,在金庸江湖中并没有正面出场,在《笑傲江湖》里也只是若隐若现,可他表现出的风采,却令人心驰神往。

  无招胜有招的独孤九剑亦是。

  林蒙自然也不免生出向往之情,因而在此间江湖里,她想要学独孤九剑,能请教的剑客,也只有风清扬了。而之所以等到现在,一来林蒙年纪小,她出远门的话,连傅夫人那一关都过不了;二来林蒙也承认她想要“趁虚而入”,同时也不想和华山派多扯上什么不必要的关系。

  一旦做了决定,林蒙就开始马不停蹄地实施。傅夫人那边,林蒙打了无痴的旗号,说他们要出外游历兼修行,以增长见闻,开阔视野。

  不过在离开福州前,林蒙有下山回福威镖局。因为林震南婚期不远,他和林仲雄都在家准备相关事宜,倒也不忘每日练功。

  林震南练的,自然是低配版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了。林家真正练就辟邪剑法的,也只有林远图一人,且真正的剑谱就在向阳巷的老宅里。

  林震南在演武场练功时,林蒙就大喇喇地在旁边看着。林震南还当她心中艳羡,只是碍于身体不能练剑,便宽慰她道:“待妹妹身体更好些,爹定会将咱们这家传剑法教授于妹妹的。”

  林蒙从善如流地央求林震南给她看看剑谱,本来就是自家人,更没有传男不传女的规矩,林震南便没有不应的。

  林蒙的记忆力本就不错,在般若寺练无痴传授给她的强身健体法门后,林蒙更觉得耳聪目明,思维灵明,当下只略看剑谱,和林震南的演练,她就将剑招记得个八-九分。

  她本来想即刻去和老宅里的剑谱,做个对比的,只转念想想,这么做后再去求独孤九剑,有得陇望蜀的嫌疑,还会令她分心。

  因而林蒙就暂时压下了去老宅的念头,拜别了长辈师长后,就离开福州北上。

  林蒙不是一个人,毕竟她借口就是随无痴出门修行嘛。无痴听闻后只看了林蒙一眼,稍后指派了一名僧人。此僧人法名心树,和林蒙关系其实蛮近的——伏鳌山那么大一摊子,林蒙也管不过来,何况她很支持术业有专攻,心树就是那个辅助她经营的。

  说来僧人也不是只知念经礼佛的,正经佛寺中僧人便各有分工。且林蒙经过先生们的科普,清晰地认识到寺庙的收入来源,除了香客香火,朝廷赏赐外,寺庙所拥有田产,租给农户,僧人还涉足商业,像种植业、纺织业、碾}业、制盐业、制茶业、店铺业、饮食业、仓储业、药局业等等,不是一般的富足。

  放在眼下的武侠世界中,对少林、武当、恒山派这样有宗教背景的门派一样通用。便是林蒙一直放在心坎上的青城派,其尽管只能算二流门派,可也并不缺各色进项,看原著中福威镖局想打通四川的关节,就往他们那送去了大批财物,就可窥见一二。

  这也侧面反映福威镖局,哪怕是江南数一数二的大镖局,在江湖中也不过是小虾米,缺少威慑他人的人物和能量,尤其是在林远图去世后。

  话说回来,林蒙和心树相携离城,路上还真有点游历的意味。反正他们又不差钱,也没想在艰苦赶路时,还在食宿上委屈自己。更扯的是,他们俩一个带发修行,一个真剃了度,却在吃荤上一点都不避讳,心树在烧烤上更是一绝。

  林蒙吃完一只烤野兔后赞不绝口:“这手艺足以开店了。”

  心树笑哈哈:“小师叔谬赞了。”

  也亏得他们俩没做僧人打扮,心树戴了假发遮掩了他的光头,不然让人瞧见了,给佛祖抹黑啊。

  路上倒是招惹了几波毛贼。

  心树武功不弱,对付几个毛贼不在话下,而林蒙她是只学了强身健体的法门,可她另有技艺。

  只见她袍袖一拂,袖中露出一截拇指粗细的铜管,上面有一道枢纽,按下后有石珠激射而出,速度如迅雷。别说毛贼,便是心树都不敢保证一定能躲开,何况这石珠可接连发射,每两下毛贼就痛嚎不止。

  心树惊奇不止。

  林蒙挑眉一笑,手一翻转,铜管便重新回到袖侧。

  这暗器是袖炮,林蒙捡起以前的学知,制作出来的。工艺并不多复杂,林蒙在机关暗器这儿的终极目标,就是制作出像暴雨梨花针这样的究极暗器。

  而袖炮呢,其实有点偏向于火器,林蒙在热武器这块儿比较资深,且当下的年代相当于明朝中期,很多技术都日臻成熟,也给林蒙的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说回正题,把毛贼送到当地衙门后,他们俩继续赶路。路上途径襄阳,衡山派所在的衡阳等地,林蒙知道独孤求败的剑冢就在襄阳城外,她如果成功学了独孤九剑,定要去拜访的。

  至于衡山派,眼下掌门还不是以后的莫大先生,而是他的师父,林蒙和心树在衡阳落脚时,有幸瞧见了衡山派弟子,和其他帮派的武林人士起争端,借此见识到了衡山剑法。

  林蒙看得津津有味,心树也就差喝彩了,顺口道:“小师叔觉得哪方会赢?”

  林蒙有点莫名其妙,她江湖经验少得可怜,好不好。只开口时却福至心灵般道:“衡山派为首的弟子下盘不该那么呆滞,是不是之前就受了伤?而且对面应是有备而来,招数专克衡山派剑法。”

  心树赞叹道:“小师叔果真有慧眼!”

  林蒙:“……不,你误会了,我只是看到了衡山派弟子一个个仿佛被偷看了底裤的表情,才有此猜测。”

  心树:“……”

  林蒙没问“慧眼”又是咋回事,她估摸着和无痴脱不开关系。也有可能和她这几年,在伏鳌山受人人敬仰,得人人称颂的氛围有关,比这还彩虹的彩虹屁,林蒙也不是没有听过。

  这样也好,林蒙都不用多暗示什么,很多事心树自己都能脑补出一整套逻辑来。比如说她为什么去寻风清扬学剑术,而不是学自家的辟邪剑法?心树大概是觉得她慧眼如炬,看出辟邪剑法的华而不实吧。当然了,这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事实,毕竟从林远图到林仲雄再到林震南,确实武功是一代比一代。

  至于怎么知道风清扬在华山后山?林蒙觉得还是一推二五六,推到玄学上好了,反正伏鳌山玄学氛围也很浓厚。

  整件事中最关键之处,是如何让风清扬同意教她独孤九剑。

  进入陕西后,林蒙就和心树说起此节来。

  心树乍听之下还挺惊讶:“小师叔何必担忧,以小师叔的资质和悟性,但凡是明眼之人,能传授小师叔武艺,都必然欣喜如狂,再没有不答应的。”

  林蒙:“……好了,我决定了,你去找风前辈决斗,在临死前将我托孤给他。”

  心树:“…………小师叔,就我这模样,哪能生出你这般集天地灵气的孩子。”

  林蒙受不起这样的彩虹屁,恼道:“你死不死!”

  心树叹了好大一口气:“前面有家酒肆,小师叔我想做个饱死鬼。”

  林蒙一抬下巴:“准了。”两人进去酒肆,一通好吃好喝。有熏鱼,熏鸭,水晶蹄o等,还来了一罐汾酒。

  吃饱喝足继续上路,林蒙肯定不会让心树去送死的,也没准备用这样的套路。她还是更愿意用自己的诚心,去打动风清扬的。

  没几日,他们来到了华山派脚下。

  之前华山派是五岳剑派的魁首,然而经过了之前的气宗和剑宗之争,剑宗的弟子几乎被气宗的人屠戮殆尽,而气宗的弟子也折损了大半,以至于整个华山派元气大伤,实力一落千丈,很快就被嵩山派压了一头。

  这才没过去多久,华山派根本没有缓过来,别说后山,就是前殿重地,也没多少好手把守。

  尽管如此,可华山派后山那么大,林蒙只记得原著中风清扬栖身在一个山洞里,不怎么见阳光,那要找起一个执意隐居的高手来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  林蒙开始怀念她的无人机了,但她根本没办法从系统那儿取无人机出来,再说那违和感也太大了。这样的话,就只有另想它法。

  林蒙和心树在华山派后山山脚下落了脚,这边正好有个小村落。林蒙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老实憨厚还带了点秀气的心树,“往后你就是我世叔了。”

  心树咳了一声:“那也得是远房的。小师叔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林蒙食指和中指并拢,搁在额头中央,一字一顿道:“你上辈子是皮皮虾。”

  心树顿时悚然,又不知道皮皮虾是何种虾,一时间讷讷不言。

  林蒙反而有点委屈了,这个梗心树他根本没get到啊。

  华山派后山,风清扬正在练剑。他年龄比林仲雄要大些,可神气内敛,眼睛中有隐隐英华,显然内功着实了得。

  这么来看,林蒙她其实也是眼中神光充足,明如秋水,实是内功不弱的表现,只是她本人懵懂不知罢了。 幻月书院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璀璨人生[综],璀璨人生[综]最新章节,璀璨人生[综] 要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